2005年12月31日,Dying Bat / Everything In The World Is Metaphor

//那天在院子里一眼看到它时,有点不知所措,甚至是有点惊恐,看到它丑陋而瘦小的身形在痛苦的挣扎着,本就渺小到不为人知的生命也即将消逝,心里难过极了,象是看到自己在那么死去。

//没有人爱过蝙蝠,因为它太丑了,世界就是那么不公平,漂亮的事物总能被大家宠爱,而外表丑陋的总被人们理所当然的厌恶着。

//冬天的上海很冷,冷到透心的那种。

2005年9月13日,Stay alone, And you can be the child of God

//我的影子被我扔到了角落里,任其自灭,在世界尽头里他徒劳的喊着我的名字,我却只是木然看着他越来越稀薄的形态,无动于衷。我问看门人这影子能换点什么,他在空气中画个圆,摘下来后变成了一个句号递到了我手中,说:“这玩意也许你用得着”。

//停滞一年多了,却越发觉得无力和疲惫,阿Q式的安慰自己这是一个长假,可自己也知道这是骗着自己,心中焦急自不待言。唯一能做的只是祈祷转变会不期而至,让自己能走出自己。

2005年2月14日,The City Named Shanghai

//情人节。还是雨天,空气同样的阴冷而潮湿… 

//前些天一个朋友说:上海,谐音着“伤害”。

//傍晚时,我去了江边,想着在这样的天气里,那儿应该很宁静。果然江岸上空荡荡的,只有远处一对情侣在伞下相吻。那景象让我有点感动,忍不住心底暗自祝福他们一生都能如此,尽管我知道这几乎是不可能的,谁叫这个城市叫做“伤害”呢?有谁不被它伤害?有谁不去伤害它?

2004年11月13日,All Beauty Is Sad

//秋季的雨天,空气阴冷而潮湿…

//昨天晚上,在福州路口看见一对下岗而卖艺求生的老夫妻,丈夫拉手风琴,妻子唱着一首属于60年代那种热情洋溢的老歌,令我意外的是这对老夫妻脸上都透着一丝幸福的表情,温馨的让我感动,驻足很久,犹豫着要不要拿出相机,最终还是放弃了,不愿扰乱了他们的那份和谐。……离去时注意到地上一块牌子写着一句有趣的话:“强烈要求合法、有序、有证卖艺。何时卖艺能与世界接轨?”

2004年10月16日, methods of mayhem

7天假期里没有说过几句话,一直在屋里,外面到处都是人,我想空气中一定会缺氧吧?
一个人在家,象无脊椎的虫子一样软在沙发上不停的看片,看累了会蜷缩着打个盹,半睡着让大脑在混沌中乱想,那情景也像看片一样,象一部无序的超现实主义电影。有那么一会儿看到了20多年前的自己,在午夜时醒来,黑暗中睁大眼睛努力试图拾起自己刚刚做过的梦,茫然后却无所得……

2004年9月1日  Nothing,But Still.

//9月,夏天过去了。这个夏天,我似乎一直在睡着,夏眠,用微弱的呼吸延续着生命的基本需要。在这个夏天的最后几天,我终于强迫自己把两年前的一组工厂照片整理出来。最终完成的时候,看着它们我松了口气,总算又完成了一件事。

//这些天一直想起5月时在火车上遇到的一个年轻女律师,她坐在我旁边想和我说话来打发无聊的时间,但却似乎总也不知道说什么好,我还记得看着她欲言无语的样子,一直暗乐:“你是律师你咋能不会说话呢?”现在再想想其实也正常,我是销售,不是一样不会说话么,好像大家都得了失语症,欲言又止。

2004年2月28日  BETRAY/[Machine Never Betray]

面对突如其来的打击,茫然失落后是不知所措。能使我坚强的唯有说服自己去宽容的对待。


然而静夜中还是会象个孩子一样委屈的痛哭,毕竟背负了那么多年那个本不该我背负的十字架,那么自虐的去糟蹋自己痛恨自己。

2004年1月20日  

//"Our Name Might Be Dirty,But We Are Clean"  ——Laibach1987

//过节了,街上的人熙熙攘攘的好像都很幸福,谁知道呢,都是和我无关的事吧。
//做了一个茧给自己,然后把自己放在里面,在里面觉得被束缚着,外面的空间却又让我厌恶...我该怎么办?

2003年11月30日  Machine Believe Unrealism

已经这么夜了,为什么还不去睡?敲击键盘的手已经冰凉,眼睛痛的开始流泪。还在等着什么?还不明白么,这一切从来不是真实的。难过你心痛是么?记得“不喜而无悲”这句话么?

忘记机器人定律了么?你要做的只是 不去伤害别人,不被别人伤害。

2003年11月15日  Machine Believe Loneliess

//这么快半个月就过去了,七天前,还在郑州,风雪夜中出了车祸,生死就在这么几秒中被裁决了,一切结束后,年纪很小的那个同事说:刚才我好像顿悟了。

//一天都郁郁的,不奇怪,不郁的时候本来就少,即便在笑的时候。蝙蝠侠里的小丑不是说么:我在笑,其实我在哭。

2003年10月31日  Machine Hate Sweet

10月的最后一天。眼睛痛,这些天一直这样,白天连续8个小时盯着显示器,晚上又看上4、5个小时的DVD,眼睛里全是血丝,不知道还要这样混着日子混到什么时候,想静下心来做点事,可是情绪是那么的躁动不安,跌落起伏。

明天出差,往郑州,要开十多个小时的汽车,在旅途中,应该能平静些。

2003年9月27日凌晨,A Tribute To Einsteuzende Neubauten

已经睡着了,却在梦魇之中又惊醒……一身汗。点一根烟,让情绪平静。尔后凝神细听,夜息静如亡魂。

   Silence,is so sexy. 

2003年9月22日,

   Destruction is not negative,You must destroy to build.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 A Tribute To Einsteuzende Neubauten

PAGE 1 2